关爱少年(下):野马迷途知返‧脱胎换骨‧年少依旧轻狂不再_V彩生活_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mg线上娱乐app

当前位置:主页 > V彩生活 >关爱少年(下):野马迷途知返‧脱胎换骨‧年少依旧轻狂不再 >

关爱少年(下):野马迷途知返‧脱胎换骨‧年少依旧轻狂不再

2020-06-18

浏览量:834

点赞:524

关爱少年(下):野马迷途知返‧脱胎换骨‧年少依旧轻狂不再在年少气盛的岁月里,若没有长辈在旁谆谆善诱,青少年将很容易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中,特别是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爱的孩子。17岁的许建辉曾是“愤怒少年”,他曾把同学打到进医院,结果遭警方上门调查;15岁的林哲敏则曾涉及抽烟、逃学、离家出走7个月等离经叛道之事。在经过但以理训练中心负责人兼牧师杨宝金的耐心教诲后,现在的他们虽年少依旧,却轻狂不再,且在谈吐间还不时流露出成熟稳重的一面,杨宝金的“教儿功”可不是盖的。长得高大的许建辉只有17岁,谈吐间流露丝丝成熟稳重,让人无法想像这个孩子曾经是个“愤怒少年”,试过把同学打到进医院,最后更被学校要求自动退学。“如果我没到但以理,我可以想像自己要不是染上毒瘾,就是被送到感化院,届时,最痛苦的就是我的爸爸妈妈。”许建辉不爱读书,上了中学后开始把“白天当晚上,晚上当白天”,午夜12点才是他一天的开始,打架、喝酒、抽烟,更是“家常”生活内容。曾经,他的家人在没有办法之下将他送到戒毒中心,希望通过纪律训练校正行为。“我不是吸毒者,在戒毒所生活的一个月内,虽然不必像其他人那样接受戒毒的疗程,可是那种日子不好过。我很想改变我自己,戒烟和戒酒,但是我不知道要怎幺做。”后来,在亲友的推介下,家人把他送到位于马六甲的但以理训练中心(Daniel Homeschooling Centre)接受教育。1年半前,许建辉被送到但以理后,头1年在中心接受“在家教育”。英文进步后,他就到国际学校唸书,放学后才回到中心。3个月才习惯他坦言,以前他是个“夜猫子”,来到中心最难熬的就是晚上要準时熄灯睡觉,每天躺在床上睡不着就是睡不着。“我也因为经常在宿舍内把衣服乱丢而被罚,在这里也不能够如以往般自由出入,花钱也受管制,只能够用‘惨’、‘穷’来形容。”这些作息规律的生活,他用了3个月的时间才习惯。“当我觉得熬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来到中心的目的就是要改变,如果一点苦头都吃不下,还谈甚幺改变。就这样,我一步一步改过来,在中心也没有跟人打架了。”今日的他看回过去的自己,他觉得自己以前是社会败类,现在藉信仰而改变,并且看到自己的人生有希望。“如今最高兴的是我爸爸,我打算以后成为他的好帮手。”以爱为前提16岁的李国骅因为家庭问题,大概在两年前来到但以理中心生活,算是中心的“前辈”。以前在家乡的时候,李国骅生活没人管,要怎样就怎样。来到中心后,虽然得面对老师们的严格教导,但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他说,“在家教育”的方式改善了他的英文基础,如今他计划修读与电子相关的课程,希望以后能够找到一份好职业。除了英文变好了,他也学会弹吉他、跳街舞,有时还受邀去表演,日子过得比以前更为充实。“我觉得唯一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方式,就是以爱为前提。在这里,我深深体会到被爱和受重视的滋味,也学习到怎样与他人相处,并用爱来包容别人的短处。”对自己生命有责任许多青少年都是误交损友后开始变得叛逆,15岁的林哲敏(洋名Jermane)也不例外。自从与行为不良的同学“埋堆”后,他开始抽烟、逃学,更曾经离家出走7个月。数月前,姑姑把他转到但以理来受教。“我平时还是依旧到本地国中上学,放学后就回到中心生活。”长得斯斯文文的Jermane,家庭背景不错,6岁开始学打高尔夫球,曾在2004及2008年的芙蓉少年校际高尔夫球比赛中夺冠。儘管在但以理中心生活只有一小段日子,但他已逐渐融入中心内的其他学员。他觉得自己在这段日子里改变最大的,就是对自己的生命比较有责任感。“之前生活过得很自由,放任,没人管,常常跟妈妈吵架。来到这里后,最难适应的便是被管教,可是我也想改变自己,所以再怎幺难也要遵守规矩。”他带着一丝腼腆说:“现在我觉得爸爸妈妈是爱我的。我会继续练习打高球,希望能向Tiger Wood(世界高球第一好手)学习。”训练自律但以理训练中心负责人杨宝金牧师说,许多到但以理“受训”的孩子背景不错,自小娇生惯养,缺乏纪律,所以中心会让他们干一些活,如打羽球、踢足球、割草、打扫宿舍、洗厕所、做家务、洗衣、晒衣等,希望透过这些活动让孩子们变得更加自律。“他们一来到,我们就会告诉他们‘No computer’、‘No TV’、‘No internet’,而且我们会随时突击检查。”她说,孩子们面对的问题皆不同,有些是行为纪律问题,有些是情绪问题,但孩子们的成长让她觉得自己的付出全是值得的。“更何况我有丈夫、伙伴、上帝做我的后盾。我丈夫很支持我,也很了解这些少年的心态,他会协助我。现在,我们夫妇每週都会定一天和这些孩子来个家庭聚会,大家一起用晚餐或出门去,从中了解他们,走入他们内心世界。”杨宝金坦言,面对学员打架、抽烟、偷上色情网站等,她起初觉得如老鼠拉龟,无从下手,但她与团队遇挫不退缩,反倒从中抽丝剥茧理出有效的教育方法,累积心得,因此,施与受者可说是一同成长的。“换句话说,是这些孩子令我们更聪明!”发挥专长的平台从与孩子相处的“实战”经验,杨宝金发现有些孩子虽然书唸得不好,却各有专长,进而使她和队友懂得善用周边的资源去帮助他们。她举例,1名孩子对吃很挑剔,刚到的时候常嫌弃中心提供的膳食,不过他会告诉她要怎样煮才好吃。“这个孩子很会分辨食物的味道,所以我们安排他到一些餐馆兼差,鼓励他去探索未来往这个行业发展的可能性。”她说,教会里有很多不同领域业者,她常会通过教友的协助,安排不同专长的孩子到教友的公司或店里兼差和学习,再评估未来是否能以这作为事业。“现在中心正向政府提出申请开办技术学院,希望可以给孩子们提供更完善的帮助。”学员经营咖啡屋但以理训练中心的开支靠的是外来的支助,商场经验丰富的杨宝金想到了一个既可帮助中心又能让学员有实际训练的方法。“学员上课的地点是在教会的建筑物里,每逢週日都有许多教友到教会做礼拜。我就建议学员们在教会里开设一间咖啡屋,提供餐饮给来做礼拜的教友,然后把赚取到的钱捐作中心的开支,每个学员轮值。”她说,这间咖啡屋由经营到收支都由学员管理,她只是从旁协助。“我们会鼓励教友在週日做礼拜后光顾咖啡屋,这样不但大家能够解决午餐,又能帮助学员们。”找出自己未来方向成立两年的但以理训练中心是“希望社区协会”(Our Society)属下的其中一个服务团体。而希望社区协会则隶属马六甲加略山生命堂基督教会。时下不少来自破碎家庭、父母离异、单亲或家庭亲子关係出状况的孩子,因渴望爱而开始在外寻找所谓的“真爱”,结果总是面对挫败和失落,以致迷失自己。加略山生命堂看到这群孩子的需要,希望这些孩子在爱中成长,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遂由杨宝金牧师成立了这间中心。中心主要是协助迷途少年重新找回自我价值,摆正人生的驾驶盘,以及教导他们与人相处之道。目前,中心租赁了2间屋子作为所有学员的宿舍,并提供教育,学员可以选择早上到政府学校上学,放学后回到中心接受中心提供的“在家教育”课程,或只选修“在家教育”课程。在家教育课程为期2年,课程是根据美国系统教学,以英文为主,内容包括英文、数学、历史和地理,同时也要研读圣经。目前中心内有17名孩子,年龄介于9岁至19岁,其中3人在政府学校上学,余下的都在中心接受“在家教育”课程。为了培养学员的生活规律及稳定情绪,每个学员到来中心后,首6个月不能回家,但父母可以随时到中心探望孩子,6个月后学员每个月可回家一次。学员的申请资格为不超过18岁,中心的收费为膳宿费每月350令吉,学费300令吉,没能力者可与中心协商,这些费用是用来补贴中心的开销。除了学员家庭缴付的费用,教会的经费及热心人士的捐献,也是中心的资金来源。/副刊‧报导:陈家瑜‧2009.07.2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