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尔:在极权制度下,公民将被迫成为伪君子_X生活史_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mg线上娱乐app

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史 >哈维尔:在极权制度下,公民将被迫成为伪君子 >

哈维尔:在极权制度下,公民将被迫成为伪君子

2020-06-25

浏览量:714

点赞:490

哈维尔:在极权制度下,公民将被迫成为伪君子

有时候看哈维尔对于后极权主义统治下的捷克社会的描述,真的会莞尔一笑。因为你会感觉他虽然讲的是捷克的事情,但是也完全可以用来描述今日的中国。例如下面的关于捷克社会现实的描述就是:

“因为害怕会失去工作,所以学校里的教师就去教他们不相信的东西;为自己的前途担心,学生们也就跟着老师去重複那些他们也不相信的东西;因为害怕被停止学习,所以青年人就去加入共青团,不管什幺活动都要去参加,因为这是必须要做的⋯⋯在担心生活,地位和前途之外还有别的担心,于是人们就去开会,为每项决议投赞成票,或者至少保持沉默;恐惧使得人们做出形形色色的,使人蒙受羞辱的自我批评和忏悔举动,同时人们也就用不诚实去填充那众多的,水平不断降低的调查问卷;因为害怕有人会告密人们学会了不对公众,甚至对周围亲朋好友也不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

大家不妨看看:这,不就是今日中国的写照吗?今天的中国,跟 1975 年的捷克,竟然还是一模一样,真是要令人感叹,时代真的有进步了吗?我想很多认为有进步的人其实是搞混了概念。有的时候,时代并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变化。我们要非常小心地去分析,去区别进步,退步还是变型。从极权主义发展到后极权主义,发生的就是这样的变化。因此哈维尔针对捷克人的政治冷漠和顺从的现象指出:“今天,压迫採取了更为巧妙,有所选择的方式⋯⋯当局对公众的主要压迫已经转移到生存压制的範畴了。”

在这里,他看到了政治压迫逐渐软化变型,转为生存压制的一面。不过,如果他有机会深入了解今天的中国的社会现实,他也许更加叹为观止,因为中国的后极权主义,在威胁这种新型压制之外,还推陈出新,发展出了新的压迫方式,那就是利诱。

所谓利诱就是说:他们不是剥夺你现在所有的东西,而是告诉你,如果你试图反抗,你就会无法得到更多的东西;或者说如果你能够配合当局,无论是说谎还是保持沉默,你就能进一步得到更多的好处。这样的压制方式深入人性的複杂层面,试图以更加细微的方式影响人的选择。他们知道,有的时候直接的打击和压制,反倒激起有自尊心的民众的方案甚至反抗,而许诺一个更好的物质生活,却可以摧毁很多人的意志。

这就是哈维尔描述的那种种离奇的社会现象产生的原因。恐惧,有的时候不是因为现实的可怕,而是出于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的担忧。恐惧的基础有的时候是明确的的,有的时候则是因为不明确而恐惧。而后极权主义比极权主义更为阴险的是:他们要製造的,往往是后者的恐惧。

继续说恐惧的问题,因为这是一切极权制度的秘密。哈维尔专门谈到了恐惧的一个特点,那就是“无形”。他说;“因为这是只可怕的蜘蛛,它无形的网罗纵横交错于整个社会⋯⋯甚至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不会亲眼看到这个网罗,也摸不到它的丝线。然而,即使头脑最简单的公民都能意识到这个网罗的无所不在,并时时刻刻感受它的存在,同时据此行事。”

哈维尔在这里提到的,其实是为什幺会有“自律”这件事。恐惧作为一种威胁,在极权制度下甚至不必有具体的形状,它会依靠无所不在的压力让人民自己去想像恐惧。换句话说,对恐惧的预期的形成,本身就是国家暴力的结果,正如同自律也是国家暴力的结果一样。今天在香港发生的现象就是如此。极权的力量并不需要具体压迫到港人身上,它只需使得港人想像极权是多幺可怕就足够了。这种想像,就是自律。

而我们知道,自律本身就是一种压抑和约束,它影响到的是一个社会的活力。这就是极权阴影下的社会往往没有活力的原因。而更严重的是,这种自律对于社会的危害,是在道德层面上的。它使得社会没有活力,不仅仅是因为外在的环境的压制,更是来自人性,人心内部的逐渐被侵蚀。哈维尔特别讲到这一点。他举例说,“真正相信政府的宣传,无私地支持政府的人,其数量比以前大为减少,但是,弄虚作假者的数量却在急剧上升。”他犀利地指出:“每位公民事实上已被迫成为一名伪君子。”

这就是恐惧的存在及其背后的根源──极权制度──对社会造成的最大的伤害:在最基本的社会构成要素上,社会得以健康发展的机能逐渐腐蚀,这是多幺危险的事情!我们常常说,宁愿真小人,不要伪君子,可见伪君子对社会道德的底线是极大的损害,而当一个社会“每个人都被迫成为一名伪君子”的时候,这个社会的危机就更加深重了。

相关阅读